怀远朱疃,三英会与三英墓的故事

摘要: 不为哗众取宠,只为记录怀远。超过10万怀远人关注怀远生活圈!

10-12 16:19 首页 怀远生活圈

? 提示点击上方"怀远生活圈"免费订阅本刊

今年,原朱疃乡政府所在地朱疃村举办以“三英会”为主题的庙会,吸引了周边数个乡镇的村民前来参加。庙会正会开始的当天,一只由村民,加上戏班组成的队伍顺着朱疃街绕一圈,最后来到朱疃桥西三四里的一排墓碑前。

逢庙会到墓地干什么?很多外村村民不明就里。一阵骚动后,年近八旬的退休教师赵培荣铿锵有力的话语响起。矗立在村民前方的三座墓碑就是曾经为了解放朱疃桥而牺牲的革命英烈的长眠之处,他们有的牺牲时才二十岁,有的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正是由于他们和其他的解放军战士的英勇奋战才换来了朱疃桥的解放与现在的幸福生活。这时,众人才一解心中疑惑——“三英会”与“三英墓”有关。

说道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赵培荣老师仍是激动万分,虽然已过去七十多年,虽然那时他还少不更事,但那场战斗的惨烈程度、解放军战士不畏牺牲的精神深深地镌刻在赵培荣的心底。他承担义务宣讲员已有近二十个岁月,他经常说作为一名熟知当时情况的教师,有责任也有义务把那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向后辈描述,让后辈永远铭记于心。

抗日战争结束的时候,朱疃村周围数十个乡村都属于国民党的统治区。国民党挑起战争后,八路军、新四军已经开始有组织的安排武工队到朱疃桥一带开展革命斗争、地下活动。一只由县大队和武工队组织的武装力量约两百人就驻扎在朱疃桥队,他们的主要任务:一是建立解放区根据地;二是剿匪反特;三是堵截解放主战场溃退的小股逃窜敌人。

深受国民党欺压的当地村民生活很是清苦,自从“咱们的人”来后,他们是喜上眉梢。那一段时间解放军战士和村民相交的十分融洽——战士们帮助百姓干家务活、地里活;村民们为展示缝补刷洗。战士们除了执行任务就和村民一起开展娱乐活动:教当地村民唱歌,如《东方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其中一个东北小伙子还教一群孩子扭秧歌。

1947年秋的一个晚上,连长白朝凤的父亲几番周折找到了儿子白朝凤。白朝凤知道父亲来找他的原因:他入伍前,家人为他物色了一个姑娘,现在该完婚了。接到上级命令白朝凤,对父亲说:“今天我们有军事行动,家中的事儿等我回来再说。”哪只这句话竟成了父子的诀别之语。这是后话。

晚上约九点钟,连长白朝凤带着部队出发了。约莫十一点,部队就到了目的地——段家岗。上级的命令就是在段家岗狙击淮南市潘集区来犯之敌。就地宿营修整的一夜的战士们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就听见村口一阵枪响,训练有速的战士立即投入战斗。一场力量悬殊的战斗就这样打响了。据可靠消息,来犯之敌约四百人,且是装备精良,段家岗大半个都被国民党军包围了。

解放军行军的路线和动机,多半也被国民党军猜到了——要不然也不会派武器装备这么精良的队伍前来迎战。他们凭着预先选好的有力地形加精良的美式装备疯狂地向我军驻地射击,还扬言要活捉我县大队全部队员。我军的阵地被国民军轰炸的已失去防御作用,面对敌人猛烈的炮火只能后撤。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连长白朝凤、老革命周大付,来不及战前动员,就采取果断措施,各排长、班长、共产党员紧随其后,冲出民房,冲上打谷场凭借柴草堆与敌人展开近距离肉搏战。

身负重伤的白连长忍着疼痛坚持指挥战斗。战斗已到白热化程度。二排长徐斌,张姓、丁姓士兵也先后负伤。就在紧急关头,身经百战的周大付用沙哑的嗓声高喊:开炮,开炮。紧接着,急促的冲锋号吹响了。一阵如雷的爆炸声在阵地前响起。大炮,这样的的武器装备,一个县大队是无法配备的。仅仅是危急时刻,战士们急中生智扔出密集的手榴弹发出的响声。恰恰就这响声混淆了敌人的视听——误以为是援军赶来救援,纷纷向淮南市潘集区方向逃窜。为了防止敌人再次来犯,解放军战士硬是凭借着手枪步枪和手榴弹把逃窜的敌人歼灭在耿集乡南一个小树林里。

此战以我军胜利告终,依靠的不是装备精良的武器,而是解放家园的勇气和决心。经过清点,我军将士重伤四人,轻伤十多人。清理完战场回到朱疃桥后,已近午夜。那晚的月亮特别圆,特别亮。可惜,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白连长因伤势严重牺牲,不能兑现随父亲回家完婚的诺言。所有在场的将士和闻讯赶来的村民看到此情景也是欲哭无泪。白连长的父亲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的事实,几次昏死过去,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父子的诀别之情令在场的所有人动容……

当天夜里,二排长徐斌和张姓、丁姓两位解放军战士也因伤势过重,加上缺医少药先后牺牲。第二天夜里,轻伤员由地下党组织秘密护送到后方医院接受治疗。到了第三天,白连长的遗体组织上依其父亲的愿望暗地里送回老家蒙城县找母桥一寺院存放,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得以寻得合适处所安藏。

徐斌和张姓、丁姓两位解放军战士由于无确切身份信息证明及当时的信息传递落后,村民只能就地安葬在了他们身前浴血奋战的小河边。有限的信息只能显示徐斌是江苏人,家庭住址不明确,牺牲时刚满20岁。

张姓、丁姓两位烈士均为河南永城人,仅仅知道他们的姓,至于家庭住址更是无从得知,牺牲时不到三十岁。他们用鲜血、生命驱赶走了敌人,保护了当地村民,这份恩德让当地村民铭记于心,不敢遗忘。

他们长眠在朱疃桥西小黑河的旁边已经七十余年。这七十年当地民众没有遗忘他们当年的英勇壮举。当地民众为他们树立了牌位,重修了墓地,而且还成为了附近中小学师生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场所。

(曹红新  朱威利  搜集整理)

推荐

魅力乡镇:怀远找郢,居然大有来头!

怀远姓氏全在这了,看看你的姓排第几……

看图猜地名,就连本地怀远人都阵亡了!不服来战!

怀远故事:潘秀才智斗尹知县,开发石山方出贡米

怀远久已消失的城隍庙与那些渐行渐远庙会

难忘岁月:彭雪枫与怀远平阿山

免责声明 怀远生活圈

怀远生活圈,努力打造怀远本土最具影响力公众号,为大家推送最接地气的本地资讯。本微信部分内容采编自网络,由于特殊原因无法追溯到原著者,我们尊重一切原著者的付出,版权归作者本人。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生活圈参加大讨论!


首页 - 怀远生活圈 的更多文章: